现金平台

                                                  来源:现金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07 18:14:51

                                                  臆想连连的“学术”犯规者。阿德里安·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频频使用“可能”“估算”“假设”等或然性词语,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如《强制节育》中“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如果准确”;又如《墨玉名单》中“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

                                                  8月4日,在芮城县风陵渡镇七里村,一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自今年4月起,高蒙与亲属多次来过七里村找孔某及其丈夫商议给孩子上户口事宜,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尤其是最近,事情被发到网上后,村里已人尽皆知,这让孔某的丈夫觉得颜面无光,非常不满”。

                                                  高蒙说,尽管这个结果对他打击很大,但一家人商议后还是决定继续抚养莉莉长大成人。这个决定也让莉莉的户口问题成为摆在高家人面前的一道难题,“孩子不是亲生的,我也不具备收养条件,没有办法为她上户”。

                                                  见风使舵的“学术”投机者。阿德里安·曾兹是神学教授,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醉心于沽名钓誉。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认为这是“出名”的良机,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扬名”。现在,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阿德里安·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便旋即转向新疆,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博人眼球、哗众取宠。

                                                  与起诉“前妻”索赔相比,他更舍不下孩子,希望能把莉莉留在身边,“但孩子没有户口,留在我这她将永远是个黑户”。

                                                  约两年后,孔某的离婚官司几经波折终于宣判了,高蒙本以为他很快将迎来安定的生活,但仅仅一个月后,就在他催促孔某办理结婚证时,某天上午,孔某悄然离开了他们的住所,之后再没有回来。

                                                  唐伟生同志不再担任遵义市文化旅游市场综合行政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职务;

                                                  高蒙说,后来在派出所民警调解下,王某同意让高蒙支付一万元便给莉莉上户口,于是两家人带着莉莉一起给母女二人做了亲子鉴定,认定了她们的母女关系,“但亲子鉴定做完后,他们就变卦了,之前谈好的价钱从一万元变成一万五千元,最后变到两万元。”

                                                  亲子鉴定结果显示高蒙不是莉莉的生物学父亲。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当日下午,孔某的丈夫王某向澎湃新闻提及此事时称,自己最近很忙,没时间帮高蒙给孩子上户口,也不愿让孔某单独出面办理,“等后半年再说”。关于上户口的费用,王某说,之前两万元可以办,现在事情被捅到网上,让他很难堪,“你们自己说得多少钱,我一个字都不想说了”。